<cite id="xtfpt"><noframes id="xtfpt">
<cite id="xtfpt"><noframes id="xtfpt">
<cite id="xtfpt"></cite>
<cite id="xtfpt"><noframes id="xtfpt">
<ins id="xtfpt"><noframes id="xtfpt"><cite id="xtfpt"></cite>
<cite id="xtfpt"><span id="xtfpt"><cite id="xtfpt"></cite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xtfpt"><span id="xtfpt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xtfpt"><noframes id="xtfpt"><var id="xtfpt"></var><del id="xtfpt"></del>
<ins id="xtfpt"></ins>
<del id="xtfpt"></del><cite id="xtfpt"><noframes id="xtfpt">
<ins id="xtfpt"><noframes id="xtfpt"><cite id="xtfpt"></cite>
武漢培訓?包裝設計培訓班?武漢華彩尚映影視培訓?電影視頻剪輯培訓

武漢華彩尚映影視培訓

電影視頻剪輯培訓

適合對象:

年滿16周歲

價 格:

5200

課時安排:

長期開班

上課時間:

9:30-12:00 14:00-17:30

上課地點:

武漢洪山區雄楚大道陳家灣卓刀泉廣場3樓

使用教材:

電子教材

證 書:

結業證書

課程特色:

談起電影恒常精神飽滿,目光中滿是熾熱。想必他是甘于隱逸的,將剪輯形容為“水”

課程內容:



一代剪接大師廖慶松,人稱廖桑。談起電影恒常精神飽滿,目光中滿是熾熱。想必他是甘于隱逸的,將剪輯形容為“水”,身為剪接師的他,是那么愿意棲身在每一格影像的背后,看見它們長出自己的光芒與力量。透過他的巧思連結,影片本身的韻味及意義油然而生。

武漢華彩尚映影視學院帶各位讀者探看這一位“處處躲不見的剪接師”

聽聞您在大學開設的“電影結構”一門課里,有交代學生這么一個剪接作業:拍攝三個空鏡頭,剪輯在一起,且需表現出“無我”無我的境界,去除作者本身的印記。能否請您更詳盡地說明這個課程設計,以及希望學生從中學到什么?

廖:我們每一個人拍東西,自然而然會拍自己的觀點,這非常正常,所謂「我看到,所以我存在」。若是在臺藝開課,拍攝范疇就限定在臺藝校園,大家條件都一樣,彼此都知道對方拍攝的地點。

實際上這個練習非常復雜,我要求學生拍一個空鏡,沒有個人觀點,我要去掉他們看的習慣。一旦站在某個位置,個人觀點不存在的角度事實上只有一個,那很難找。

拍完后,三個空鏡頭接在一起。我設定的條件太嚴格了,「無我」的那個點只有一個,基本上,你隨便拍,個性就顯現了。每個人都慣于運用自己思考的習慣去拍攝,一看作品,你的個性、看事情的態度馬上就浮現了,就像在做血液分析,根據膽固醇就可以推估你平常愛吃什么(笑)。

三個空鏡頭接在一起有需要講出什么特定的信息嗎?

廖:沒有,可是會講得比你想象的還多,這是一種類似用影像去禪修的概念,一個空鏡之所以要拍攝十一分鐘,就是要你去注意里面,而不是拍的本身,拍攝時,首先會看到景,接著會看到全體。

那個「無我」的點既是情感上的、也是科學上的那一點,對應那個空間在物理上把自我消失的點,所以是蠻嚴格的。如果你是我跟景物之間的載體、概念傳達者,現在我要求你不見。

剪接本身其實也體現了一種觀點,剛才提到如果攝影機開始游走,導演的觀點會比較進去一點,那么您是如何權衡剪接師和導演各自的觀點?

廖:你會發現似乎就影片來看他并沒有觀點存在,反映了一種自然主義。所以我說永遠是相對的,在這個片子里你到底看到了什么?這個瞬間,觀眾跟影像中間的關聯是什么?如果鏡頭搖來搖去,你看不到導演觀點,就是一種自然;如果鏡頭都不動,突然動了,就會看到導演。

所謂采取自然觀點或自然的敘述性,是不太要求戲劇性和邏輯性的,當戲劇性和邏輯性不見的時候,觀眾看到的只是一個自然面對的觀點,剪接是看不到的。

對您而言,何謂“好的剪接”?

廖:這個很難。剪一部影片,不管是侯導的作品或任何類型的電影,好壞的決定不只是影片本身拍攝的好壞,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在考驗剪的人,所以我常常說,我的工作到了最后,我發現是影片在考驗你是一個怎么樣的人、你進化到什么程度??简灱艚訋?,也許也考驗導演。當影片拍完之后,就像孩子出生,已經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,換兩個鏡頭接就是不一樣的情感表達,影片出來后考驗的就是有權去處理它的人。

原先電影的分鏡在拍攝現場就已完成,到了新電影時期,剪接師的份量提高了,因為電影的完成延遲到了剪接、配音階段。關于影片觀點的建立,您如何跟導演溝通?

廖:個當然是劇本,再來是導演以及拍攝實體,我覺得最后還是要回到影片、回歸基本面,要夠清楚有什么素材,剪接做的事可能也可以很簡單:把片子所有的優點都發揚出來,把所有的缺點都壓到最低,實際上是一種管控。當影片被拍完的時候,事實上有其生命,你要把背后的靈魂找出來,而且是一個完整的生命體。對我來講,從一個剪接的角度,我從來不跟導演吵架,我永遠覺得把片子剪完只是我對影片的一個建議、一個概念。








乘車路線

乘車路線

直達:804、710、817、625、571至書城路文治街站或者書城路北港村站下車;

我要點評

去過武漢華彩尚映影視培訓?快和大家分享你的體驗吧!

或者了解過? 發現點評信息

看過此學校的還看過

職業技能培訓信息 更多>>

留言咨詢

  • 姓名:
  • 性別:
  • 手機:
  • Q  Q:
  • 內容:
WWW.1275W.COM